咨询热线:
4001-89-4001
联系我们
加盟专线:400189-4001
第一厂区/展示厅:东阳市八华南路一号
电话:0579-86810981 13858953966

第二厂区:东阳市八华南路八号
电话:0579-86634966
QQ:542436690
业务信箱:info@gongdeng.com

新国标后的红木家具产业

在仙作生产车间里,传统的斧凿敲击声、雕刻刀声和电锯、电钻、电磨声交汇,工人们正在精心制作红木古典工艺家具。

核心提示 去冬,有关红木家具涨跌的新闻不断出现;今春,红木新国标颁布,8月1日正式实施后,届时将有更多的进口木材进入“红木”范围的消息,再次将这一行业的走向推上舆论浪尖。

不可否认,当今,包括“仙作”(指在仙游区域制作)在内的我国名贵红木古典工艺家具行业,正遭受着资源枯竭、创新不足、市场不规范等问题困扰,作为我国红木古典工艺家具产业重要生产基地的“仙作”,比“广作”、“苏作”、“京作”,更强烈地承受着这些问题的制约和红木新国标的挑战。

新国标后,福建红木古典工艺家具产业出路何在?元宵刚过,记者沉入我国最大的红木古典工艺家具集散地之一仙游县等地调查,问道有关行家和有一定代表性的企业、藏家、消费者,也许,他们的切身感受和故事能给人一定启示。

行家访谈

切勿为了当下而放弃永恒

何锦驰:福建省古典工艺家具协会名誉主席,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院特聘顾问,仙游县政协主席。

直面隐忧危机

“福建红木古典工艺家具业切勿为了当下而放弃永恒!”谈起如何拓展我省红木古典工艺家具行业新国标出台后,何锦驰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他告诉记者,以红木为主的古典工艺家具不仅仅是家具,更是时代文化的象征。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传统文化的回归,红木古典工艺家具以其材质稀有性、实用性、艺术性和传承性而越来越为人们所喜爱和拥趸。

仙游红木古典家具制作技艺已有上千年历史。进入21世纪,在福建,以“仙作”为代表的红木古典工艺家具业迅速崛起,目前全省拥有4000多家红木家具企业,仅在仙游县就有3600多家,其中规模以上的品牌企业达98家,从业人员15万多人,产品种类达上千个。“仙作”已占全国红木古典工艺家具高端市场60%份额,2011年创产值160亿元,今年可实现200亿元,1月份规模以上产值达14.2元。

“但繁荣背后,我们应看到危机和隐忧。”何锦驰说,目前世界经济困难重重,这一行业受其影响制约不可避免;特别是整个行业还不太规范,名贵木材,特别是紫檀、黄花梨、酸枝等名贵红木资源枯竭。在“一木难求”推高原材料成本,人工费用增加,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情况下,一些企业急功近利,投机手段花样百出;有的粗制滥造,工艺水准失真;有的缺乏创意,雷同严重;有的甚至不惜掺假掺杂,坑蒙顾客。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企业的逐利短期行为直接影响行业声誉和持续发展。”何锦驰说。

政府监管规范

“当务之急,政府的政策引领和监管不可缺位。”何锦驰说,这几年,虽然各级政府在产业扶持服务和平台品牌建设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在监管规范上却未能到位。

就拿“仙作”来说,这几年仙游县先后出台扶持发展等12个文件和300多条配套措施,并着力打造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红木原材料交易中心和红木古典家具展销中心。早在2007年,省里在出台《福建省古典工艺家具技术标准》时,就特批仙游设立古典工艺家具质量检验检测中心,但直至最近才成立,目前因体制等原因还未能发挥作用。

“必须理顺关系,发挥质量检验检测中心作用;并尽快成立由质监、工商、税务和古典工艺家具协会等职能和行业管理部门组成的产品质量专项整治机构,建立常态化长效监管机制,与检验检测中心携手共发力,规范行业发展。”何锦驰说。

企业自律创新

“从事古典工艺家具业的所有人身上应深烙下‘诚信的基因’,流淌着‘道德的血液’,以自律求发展。”何锦驰认为,只有坚守社会责任,讲道德,守信用,放眼长远,企业才能赢得竞争,赢得未来。

他说,福建先行先试,于2007年就在全国率先制定实施省级工艺质量标准。作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仙作”企业,在国标还未正式实施前,理应带头严格执行省标,加快推行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对古典工艺家具的生产过程进行严密的管理和监控,确保生产安全和产品质量。

“企业自律,要有创新精神,绝不能一味模仿,侵犯他人版权。”何锦驰说,要彻底改变产品同质化状况,企业必须瞄准现代人的审美需求变化,以文化艺术为灵魂、以传统技艺为支撑,在传承中注入“文化”“时尚”元素,打造精品,在创新中提升产品附加值。

国标出台当是时

“即将出台的新国标规定红木家具应有《产品质量明示卡》,对红木家具要求更加规范,而且有望将原本非红木类材料归入红木类,这不仅会增加名贵珍稀红木材料的升值空间,也可有效带动这个产业走向多元化。”何锦驰认为,由新材料制成的工艺家具将满足多层次市场的需求。

“就拿‘仙作’来说,完全可以抓住这一机遇谋发展,在继续锁定高端市场的同时,拓展中低端市场,并形成与之相配套的展会、家居、装饰、美术、工艺、旅游及下脚料的二次利用等产业链,发挥其引领辐射作用,带动中国红木古典工艺家具产业持续发展。”何锦驰说。

协会企业

传承与创新:

行业持续发展灵魂

黄福华,福建省古典工艺家具行业协会会长,福建三福古典工艺家具有限公司(省首批文化示范基地)董事长。

“即将出台的新国标对我们行业规范和持续发展十分重要,有望解决红木资源枯竭难题,我们翘首等盼。”作为新国标制定者之一,黄福华对新国标充满期待。

“当然,新国标实施后,我国的红木古典工艺家具业要持续发展,传承与创新是灵魂。”黄福华话锋一转,与记者谈起了行业中出现的创新不足,产品雷同,侵权不断的问题,“除了行业协会要多加引导监督外,企业自身更要自律,在传承中求创新,在创新中谋发展。否则,无论是企业,还是产业,都将没有灵魂,没有希望。”

黄福华告诉记者,他祖上都是木雕工艺匠师,自己是坝下村黄氏匠师家族的第五代传人。1997年,他和弟弟福忠、福镇瞄准市场,创办了“三福”公司。十多年来,在传承明代家具精致古朴,清代家具稳重华丽的风格基础上,注入现代时尚和文化元素,不断改良创新,独创出精于形,臻于艺,达于意的书房、餐厅、客厅、卧室等20多个系列近百种款式产品,申请国家版权登记30多项。

正是传承与创新,让三福这个从小作坊起步的民营企业,迅速成长为中国木雕工艺和红木古典工艺家具的龙头企业,产品成为仙作工艺的经典,走俏全国高端市场。

生产企业

诚信与质量:

企业发展的生命线

严星辉,福建龙禧艺苑古典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红木新国标起草者、中国红木家具消费指导专家团专家。

“诚信与质量,是企业发展的生命线,也是这个产业持续发展的关键!” 严星辉说自己祖辈都是从事古典工艺家具业,从小到大,听最多的话,是做人做事一定要讲诚信,不然就没活干,没饭吃。

严星辉大学毕业后,1998年进入古典工艺家具行业,2004年注册公司,专做海南黄花梨等名贵木材古典工艺家具。去北京,他一有空就逛故宫(微博),每次看到明清黄花梨等红木古典工艺家具,都会被那精美造型和巧夺天工的雕刻工艺所震撼。“只有过硬的质量,高超的工艺才能经得起历史检验,后人珍藏。”他说,十多年来,不管是当初黄花梨等名贵材料充足,还是这几年一木难求,他始终货真价实,明码标价,坚守诚信与质量。

“目前龙禧拥有3家工厂以及北京、成都等地6家连锁店,每年都代表莆田市古典工艺家具业参加海峡两岸林业博览会暨投资贸易洽谈会,每次都捧回金奖。” 严星辉告诉记者,古典工艺家具制作不仅需要技艺高超的工匠,更需文化元素的注入,但随着这一产业的快速发展,可以说不少没文化的人在做这有文化的事。新国标出台,对提升产品质量和企业素质有利,“保证材质,做好品质,货真价实”。

消费者

实惠与价值:

寻常百姓期盼追求

李福春,莆田市荔城区东城一号小区居民,今年30岁,做小生意,年收入数十万元。

“一进家门,看到这些红木工艺家具,我就心情舒畅,十分享受,梦中都笑出好几回呢!”今年春节,刚搬进新房的李福春过得特别愉快,他告诉记者,年前花了将近一年的收入,终于买回了几件红木家具,圆了自己的梦。

李福春早前学过油画,有一定的艺术眼光和经营头脑,在装修新房时便抱定“轻装修,重装饰”的宗旨。他认为过度装修是浪费钱财,而摆放几件实用有价值的红木工艺家具,却能提高住房的整体效果和品位,而且还可作为长效投资,赢得升值空间。

记者来到他新家参观,只见客房里的十一件套明式古典沙发线条流畅,博雅大方。他特地带记者看书房里的一组三件套明式圈椅,爱不释手地说:“这是越南油梨北方料打造的精品,你瞧瞧板上的纹理,这是老虎纹,这是芝麻花,非常罕见,我买下才没多久,昨天就有人加10万元要我转让呢!”

“新国标出来后,红木古典工艺家具的消费市场前景看好。” 李福春说,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大家口袋也越来越鼓,红木家具进入寻常百姓家不是梦。当然动辄数百上千万元的名贵红木家具买不起,太贵了,那是富豪和收藏家的事;但红木范畴拓展后,相信会降低一般红木的成本,企业可针对寻常百姓的需求,开发出多类实惠但有一定艺术价值的产品,相信大家买得起。

经销商

多元与分类:细分市场带动消费

俞万奇,广州华林国际奇艺红木汇总经理、番禺奇艺紫檀馆馆主。

春节元宵期间,从广东回莆田老家的俞万奇与妻子林珍丽奔波于仙游和莆田两地,寻找上百亩的土地,计划乘红木新国标的东风,创办万奇匠村文化创意园,集珍木种植基地、文化创意设计院、博览城、旅游服务于一体,做大事业。

“我的事业由红木起步,赖红木发展。”与记者谈起事业,俞万奇颇为感慨。

他16岁学红木雕艺,21岁创办奇艺雕刻厂,2004年赴广东从事红木雕刻品和红木家具贸易。他说,除超过1000平方米的番禺奇艺紫檀馆外,他在广州荔湾区创办的华林国际奇艺红木汇是红木家具大商场,营业面积2万平方米,集中了仙作、广作、京作、苏作的产品。

“受欧债危机和新国标即将出来的影响,近来,整个市场出现松动,在北京等地,除名贵珍稀红木外,其他材料价格下降一成左右,但在广东,红木古典工艺家具市场稳定,价格坚挺。如三件套太空椅,去年高档的紫檀26万元,普通的红双枝2.2万,现在还是这个价,且卖得很快。”俞万奇说。

“红木新国标的出台,有利于保护珍稀红木资源,实现多元拓展,带动消费。”他说,原料源扩大后,生产企业可细分市场,开发适销对路产品,让顾客有更多选择,促进收藏型、鉴赏型、实用型、经济型的分类,吸引更多的人进入红木古典家具市场。

俞万奇说,前一阵子红木家具产业受冲击,还因许多进口红木没按正规渠道走,包括价格定位、发票、海运提单、报关等票据。有了新国标的统一标准,红木产业的金融支持、物流拓展将更规范,资源枯竭,资金紧缺等问题有望得以缓解。

收藏家

佳材与艺术:精品最能吸引人

林友华,北京聚仙堂艺术文化中心和仙游聚仙堂山庄董事长、北京香檀博物馆馆主,著名红木家具收藏家。

“这里收藏的展品件件是精品,材质珍稀,技艺上乘!”

林友华创建的集收藏和展示红木古典工艺家具等艺术精品的聚仙堂山庄,距仙游县城三四十公里的游洋龙山,峰回路转,当记者来到这里,刚好遇见从北京和省城来的几位画家客人在观赏藏品。

“好东西自己会说话,艺术的东西最能吸引人灵魂,每件藏品后面都有故事。”林友华指着藏品如数家珍。

从赴京卖红木筷子起步,2000年介入海南花梨、紫檀等珍贵红木家具的收藏与销售,短短十多年间,他一跃成为在京城内外颇享盛誉的珍贵红木家具收藏家,资产达数亿元。

林友华向记者讲述自己收藏发财故事:“2000年海南花梨每吨价格才8000元,我1万元向人家买,两三年后,我卖到了700万元,当时连做梦都不敢相信自己发财,卖的钱都不敢放在自己兜里。现在海南花梨每吨的价格是3000万元,随着资源的枯竭,还将上升。”他说,水涨船高,这几年海南花梨古典家具一路飙升,自己收藏起仙作精品,并在北京销售,着实赚了一把。

“3年卖一件,一件吃3年,”回顾这些年来的收藏之道,林友华戏称,收藏红木古典工艺家具,一胆识二眼力三本事。要善于挖掘和发现精品,只要好材加艺术,价值无限。他认为,这也给红木发展提供启示,新国标出来后,红木古典工艺家具行业应注重文化注入和艺术提升,在吸引收藏的同时,拓展红木家具市场。“但现在有些红木家具只有工艺,谈不到艺术,没有收藏价值。”

相关链接>>>

红木家具新国标

8月1日起将正式实施

近日,国家标准《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由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批准公布,将于今年8月1日起正式实施。新标准是时隔12年后,国家首次对旧版红木国标进行修改和补充。

记者了解到,2000年旧版国标把33种红木归为“5属8类”,并规定深色硬木家具产品中,用材符合国标规定的产品称为红木家具产品,限定了红木家具产品的定义和主要用材的范围。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些旧有标准也“限制了红木家具进一步发展的空间”。

此次,新版国标主要包含了红木家具的范围、术语和定义、要求和质量明示等十项内容。该标准首次对红木家具的定义进行了明确和规范,并规定了以产品主要使用木材的树种名称来命名和标识红木家具。有别于旧国标对树种的限制,新国标提倡开发和使用新型的红木木料,并规定生产前木材须进行检测。

值得一提的是,新国标还明确规定,每件红木家具必须配一张《红木家具产品质量明示卡》,生产企业须在明示卡上详细注明家具的产品执行标准、产品工艺分类、产品质量等级、产品适用范围、产品主要用材等信息。

专家声音

邓雪松 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

新国标

对市场没负面影响

新国标之前,已有5属33种树种被划归红木。这33种红木材料中,大部分价格都不高,昂贵的仅仅是紫檀、黄花梨、红酸枝等个别种类而已。现在增加一些树种进去,只是让红木的范畴扩大,不会对高端材质的家具造成冲击。新国标并不能改变一些高档木材的稀缺情况,而且,价值的关键是市场和消费者是否认可,对一种木材价值的认可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

刘如珍 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研究员

应坚守

工艺传承保护责任

作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仙作古典家具的特别之处,在于它的制作技艺。从产品结构、款式,到木雕画面、工艺要求,虽然是仿照明清风格,却融合了历代宫廷艺术的诸多规范和要求,是历代艺匠们传统文化理念和审美情趣的积淀,尤其是其中的红木雕刻艺术,巧妙运用名贵木材天生的色泽和纹理之美,以木作画,天然生成。所以工艺传承的核心价值和保护重心就在于红木雕刻艺术环节。

为此,仙作的工艺创新必须在工艺传承的基础上,在原有项目包含的文化意蕴上,在物质形态产品的关键点上,坚守工艺传承保护的社会责任。

连铁杞 中国古典工艺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制作和工艺标准

亦不可缺

新标准选材范围扩大有利于行业的规范,但要永续发展,国家的有关法规政策和标准须跟进。当前红木古典家具行业面临的难题在于行业的发展与当前行业标准出现冲突,且缺乏有关制作和工艺国家标准。虽然行业内现有的标准:2000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红木)》与2008年出台的《中国深色名贵硬木家具标准》,均规定销售的红木家具必须标明产品名称、木材、辅料木材产地、质量等级、涂料、规格等,但不少企业并未按标准执行。

相关文章